情妇的老公突然回家偷情男慌乱中翻窗坠亡 家人索赔28万
2019-10-23

    情妇老公突然回家,男子情急之下翻窗而出不幸坠亡。这事还没完,事后,男子家属向情妇索赔28万元,法院该怎么判决呢?11日,石狮法院披露了这起案子。

      老公突然回家情夫坠楼身亡

      事情发生在2016年4月23日晚9时许,男子周某和作为被告的女子饶某约到饶某宿舍,将房门反锁,发生不可描述的事,完事后,二人继续在床上聊天。

      9时40分左右,房门被敲得直响,原来是老公突然回家了,发现门打不开,便敲门让饶某开门。

      情急之下,饶某一面说自己在上厕所拖延时间,一面让匆忙躲进卫生间的周某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  转身准备开门时,饶某就听到厕所外铁棚被砸到的声音,走向窗户看了一下,发现周某已从卫生间的窗户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  周某坠楼后,被送到医院治疗,但13天后经抢救无效死亡,死亡原因鉴定为高坠导致重度颅脑损伤及其并发症死亡。

      家属起诉情妇索赔28万

      周某死后,他的妻女及父母向法院起诉称,当晚饶某多次约正在上夜班的周某到宿舍约会,周某如约而至。饶某的丈夫回家急促敲门,情急之下,不熟悉地形的周某选择跳窗脱逃。饶某没有制止,结果造成本案后果。

      “如果饶某不电话约周某赴约;如果及时制止周某跳窗,悲剧肯定不会发生。”因此,饶某对周某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要求饶某赔偿损失28万元。

      饶某则辩称,这些纯属凭空想象,是周某打电话在先,主动要求过来的,其次,在给老公开门时,“并不知道周某是在卫生间穿衣服还是在窗口,也看不到卫生间情况,根本不知道他如何坠楼,更谈不上没有制止。”

      法院一审宣判驳回诉讼请求

      石狮法院审理认为,经调查,被告饶某的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,不存在饶某是非过错的事实认定,故原告方关于事实的主张属臆想猜测,没有事实证据,不予采信。

      周某与饶某之间发生婚外偷情行为的民事活动,违背社会公德,其民事行为后果不应受法律保护。

      依法判决如下:驳回原告诉讼请求,案件受理费由原告承担。

      一审宣判后,原告服判没有提起上诉。

    原标题:情妇的老公突然回家偷情男慌乱中翻窗坠亡 家人索赔28万

    值班主任:颜甲